今天是2020年12月2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自然水体无土种植网 网址: cnzrstwtzzw.com

无土栽培文献

无土栽培文献

生态自动清淤的有趣发现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9/9/27    浏览次数:487    

无心插柳:自动清淤的有趣发现

徐善新 无土农耕 7月6日

      地点——上海野生动物园金丝猴区。

    这个角落连接天鹅湖,基本是条断头河,水不流动。


    原来的水质情况如下图——我们安装云上花园时候拍摄的照片,时间——2018年12月29日。
          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数十年的日积月累,黑色的淤泥很深,达50余厘米,有的地方淤泥有一米多深,水质自然不太好。

     自从安装了自转式云上花园和相应的水芹浮床之后,效果如下:

     水里的氨氮等富营养去哪里了?没有杀死,没有囚禁,而是共存共生,变成了景观。同时,水质自然就好了,而且,是无声无息的。没有机器轰鸣、红旗招展的热闹场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春江水暖鸭先知,水里是否有富营养,无需化验,水芹菜是最敏感的。看看长的多好看。


任何的植物,长到一定的高度,便不再生长,除了维持生命之外,也就不会再吸收水里的富营养。

一些黑臭水体,种植了很多的花花草草,除了景观的效果之外,到了冬天,那些植物就会死去,腐烂,回到水里。

必须收割掉让其再生,发芽,继续吸收水里的氨氮。可是,割下来的秸秆放在什么地方呢?焚烧、沤制,都不允许。

而且,有些植物是不能反复收割的,否则会衰弱,会死去。

但是,水面上的太极八卦种植的四季水芹,却是很喜欢被收割的。割去,或者重新种植反而生长的更快、更茂盛。于是,我们一般就在苗高50公分左右进行收割。

下图是收割过的情景


因为淤泥多,水层浅,操作人员是蹚水下去的,所以,水被搅浑了。上图是5月初收割,收割时候的水芹是下面这样的长度:

因为不是蔬菜生产,我们就割的晚了一些(蔬菜生产相应的要早)。水芹的高度远远超过蔬菜生产的标准。

一个平米收割的产量是45斤,45斤X667(平米)=30015斤,即一次性亩产3万余斤,这要多少营养才能长出如此多的产量?

不需要实验室的反复研讨、烘干、烧灰测试,问一问农民就知道该上多少肥料。

没有肥料,庄稼是不会生长的。只要人类存在,只要动物园的动物还在吃东西,这水里的氨氮就永远存在,靠杀磷灭氮的传统方法,应该是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。

收割的水芹呢?喂养草食动物去了。实现了一个新的自然轮回。

5月收割以后,浮床的水芹又茂盛起来。于是,我们又在7月初再次收割。

下面是收割前后的照片。水芹浮床上面的防护网虽然有碍观瞻,可是,不这样就被天鹅们吃光了。2019年元月中旬,漂亮的水芹菜已经全部被天鹅吃光,连根都拔起来了。后来,只好加上这些防护网。

周围有树和建筑物的遮挡,风源很不足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,云上花园还是在旋转,在曝气,在增氧,在吸收水里的富营养。


      实际的水,可没有这样黑啊,因为周围树木的遮挡,光线较暗所致。


     下图,是7月初刚刚收割过的云上花园上面的水芹,要不了多久,水芹又会茂盛起来。

既然四季水芹可以吸收水体里的富营养,为什么这个水芹还是那么旺盛生长?植物需要的营养从何而来?水质,为什么没有像那些高大上的治水模式一样清澈见底?

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,我们开始也没用想到。

现在总结起来,有两个原因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第一,看看这些天鹅妈妈,带着孩子天天飞过来游览。我们虽然下网把这条水沟和天鹅湖大水面隔开了(开始就怕它们过来偷吃水芹),可是,它们还是天天飘然飞来,要品尝鲜美的水芹菜。浮床有了防护网,虽然它们吃不到了,可是,水芹菜的香味和近在眼前绿色的叶片,实在是诱惑很大,于是,它们在周围巡弋的次数反而更多,常常梭巡半晌还舍不得离去。

     因为水浅,它们健壮的脚蹼搅动水体,把水搅浑 。把淤泥里历年沉积的有机质搅动上浮,被水芹菜吸收了。夏天,就自然没有臭味。

      第二,那就是鱼——因为是在水下,我们没有照片可以作证。

      由于云上花园在风的吹拂下日夜旋转,搅动水体,曝气增氧,在气温15度以上,鱼儿便开始向氧气充足、水质优秀的地方游来,据我们下去收割的师傅说,半年来淤泥明显的浅了,鱼明显的多了,鱼都经常碰到腿。这些鱼有鲫鱼、鲤鱼和表层的小鲦鱼。

鲫鱼、鲤鱼是底层鱼,喜欢在水下淤泥里觅食,自然会把浮泥搅动,已经腐烂的有机质便慢慢上浮,最终被水芹菜吸收,所以,水芹菜会“吃”的很饱,长的很好。

同时,随着雨水的降落,地表的腐殖质、动物的粪便和周围树木的落叶,都要进入水中,水里如果没有植物吸收、转换,那就水质恶化了。这也是许多的池塘、河道,虽然花去巨资采取清淤等等措施,水质却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又继续恶化的原因。

自然,是一个循环,一处堵死,其余皆堵。而我们人类总是喜欢以杀戮、围剿的方式对待自然,实在是自不量力。

在我们揪心水质没有出现碧波荡漾的时候,却发现这个依靠自然手段自动清淤的美好结果,真是喜出望外。

云上花园的旋转和鱼类的搅动,以及水芹菜的吸收,使淤泥变浅了。富营养被吸收、转换成蔬菜、景观,水质再也不会恶化。

七月初的这次收割,还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事情,就是鱼小的时候钻进我们双层、六面封闭的浮床(本来是防草鱼的)里吃喝,幸福地长大以后,却无法出来了。

另外,水中的浮游生物和浮游动物增多,使小型鱼类生长很快,繁殖很多,引来了食肉类黑鱼的追逐、捕捉,引来了黄鳝在浮床水芹的“森林”里栖息、潜伏、伏击小型鱼类。

在蓝藻爆发的日子里,这条死水的断头河,却没有一点蓝藻。可谓是一穴点中百穴开。

水,虽然没有达到清澈见底的标准,虽然速度有点慢,不是立竿见影,却建立了一个有灵魂、有生命、健康可持续的生态系统,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‘

简言之,谁在清淤?

1,风推动云上花园自动旋转曝气、增氧、净化水体。

2,无土种植的植物吸收氨氮,变成景观和水生动物、水生微生物的庇护所。

3,水下的动物、微生物默默工作,各负其责。

不花一度电,打工的植物、动物们也不要人类的工资,而且连其身躯都做了奉献。


治理黑臭水体,师法自然真的是捷径。

作者介绍 :徐善新安徽安庆市山泉水生蔬菜研究所所长、长江大学客座教授、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智库专家

微信号码  xshanx531010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咨询电话:
13866091921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